华科创智六年,中国新材料产业的缩影!

  • 分类:发展历程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25 11:05

华科创智六年,中国新材料产业的缩影!

【概要描述】

  • 分类:发展历程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25 11:05
  • 访问量:841
详情

“一代材料、一代产业”,这句话常有耳闻。从材料的应用历程不难看出:每一次生产力的发展都伴随着材料的进步。对国家而言,新材料是国民经济的先导性产业和高端制造及国防工业发展等的关键保障,也是各国战略竞争的焦点。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全球科技竞争愈发激烈,回到自身,我国新材料产业起步晚、底子薄、发展滞后,关键技术“断供”和产业脱钩所面临的风险日益明显。

对此受制于人的“短板、弱项、漏洞”,国家高度重视,先后将新材料产业列入国家高新技术产业、重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中国制造2025》十大重点领域,并制定了许多规划和政策大力推动新材料产业的发展,近年来,新材料产业创新成果不断涌现,龙头企业和领军人才不断成长,整体实力大幅提升,有力支撑了国民经济发展和国防科技工业建设。

其中,来自深圳的华科创智技术有限公司,凭借其自主研发、国际领先的纳米银材料技术,以黑马之姿强势打破多年来纳米银产业被国外高价垄断的局面,为中国纳米银材料的发展开创先河,为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前沿领域提供柔性材料基础,让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智慧未来化为触摸可及的现实。
但这么一家柔性新材料领域独角兽、纳米银行业龙头企业,近日才将满6岁。短短6年间,华科创智从不到10人的团队成长为到初具规模的近500人企业,2016年深创投领投A轮融资、2017年B轮……2019年12月完成D轮融资,发展势态令观客咋舌。回望华科创智过去的6年,坚持用“硬实力”说话的华科创智,犹如一面镜子,映射出中国对高新科技重视和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稳扎稳打。

 

华科创智众多成就的背后

还得从一个怀揣“中国梦”的男人说起

 

正好借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麒麟芯片即将受限停产一事讲一讲。
麒麟芯片受限停涉及的芯片问题其实就是原材料问题,此前的“中兴事件”、“三安光电事件”,也都与材料问题息息相关,手机产业的“卡脖子”问题,归根结底是我国材料产业的“卡脖子”问题,华科创智创始人喻东旭对此深有体会,华科创智的诞生也与此颇有渊源。

华科创智创始人兼CEO 喻东旭

喻东旭,曾任联想、比亚迪高管,在传统PC、手机领域从业近20年,亲历手机行业被ITO 材料颠覆、以诺基亚为手机代表的功能手机被智能手机取代而跌落神坛时代。喻东旭深切明白,我国在新材料产业的突出短板,深感中国企业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

 

"当时,从日本进口的 ITO 材料一旦断货,整个珠三角的生产线都要停工。"——喻东旭

 
伴随着5G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很多终端需要智能交互。人工智能,人机交互等新型技术将改变未来产业格局,成为中国新型产业发展的引擎,而传统ITO导电膜作为刚性材料,难以适应于产业转型升级,柔性新材料成为了下一波争夺的热点。纳米银被视为是最有可能替代传统ITO透明电极的材料,却很长一段时间被美国Cambrios垄断,难道受制他人的历史要再度重演吗?

事实上,我国科研机构在纳米银领域有丰富的技术成果,但科研成果产品化、商品化转化率低。2014年,喻东旭在香港科技大学温维佳教授在SCI发表的一篇“银纳米线及墨水、透明导电膜”研究论文看到了中国纳米银产业化的希望,正好温教授也需要一个具有产业背景的人将研发的纳米银市场化。一拍即合,华科创智在 2014 年 9 月3日成立。

喻东旭认为,如果企业靠简单的加工制造和廉价劳动力,首先就不那么受人尊重;再者,没有核心技术就没有了主动权。所以,对于纳米银技术的长期研发投入他做好了充足准备,他清晰地明白,像这类“硬科技”,发展之路任重而道远,但一旦取得突破便难以被复制和模仿,将具有长久生命力。

华科创智自主研发的纳米银

 

在短短6年时间里,华科创智以纳米银技术为引擎,掌握了从纳米银悬浮液到透明导电膜、再到触控模组和终端产品的整个链条关键技术,自主研发的纳米银平均线径突破8nm,做到了国际领先、全球顶尖。并且,华科创智在纳米银的生产、合成、清洗、加工工艺上真正具有原创、独特和先进性。
技术顶尖了,但不落地,就谈不上真正的优势。为了推动纳米银新材料落地,华科创智选择了从材料到模组再到终端进行纵向突破,成功开拓“大尺寸电容屏”和“柔性折叠”纳米银应用领域,实现从纳米银墨水合成、涂布、大规模工程应用、智慧终端的全产业链布局,引领并推动产业协同发展。

华科创智江苏生产制造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华科创智在工艺上延续其精钻细研的工匠精神,2017年在江苏宿迁布局5.3万㎡生产制造基地,设备投资几亿,配备德国进口的全球最先进涂布设备,跻身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无尘车间工厂、全球最先进的设备工厂,其中纳米银墨水、膜材制造、高精度sensor、高品质TP、全尺寸全贴合及完整的整机生产线世界领先。匠心“智”造,从一而终,华科创智优良的工艺及成本优势、稳定的规模量产能力为其收获了客户的广泛赞誉,更赢得 “大尺寸电容屏一哥”的美誉。
凭借出色的柔性触控新材料技术实力,华科创智还赢得了政府和社会的高度认可。年轻的华科创智已是国家工信部重点支持的新材料企业、深圳市市委常委挂点单位,2016年,华科创智荣获深圳市孔雀团队。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仅3岁的华科创智获批了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大项目,在深圳千万家优秀企业当中,只有五家获批,其中四家为发展十年以上的上市公司,华科创智作为成立仅三年多的非上市公司,在其中独树一帜,体现了国家层面对新材料创新企业的肯定和对华科创智科技实力的认可。

 

 

梳理华科创智六年

不难看出这家公司绝非池中之物

六岁,对于人来说,是“潮湿的水泥”时期。意思是说,这一时期像“潮湿的水泥”一般,具有很强的可塑性,这一阶段过后,“水泥”慢慢凝固,孩子的基本性格慢慢固定下来,再想有大的、彻底的改变是很难的,对于公司也尚且如此。华科创智,一家把满满野心写在公司名字里(取意为“用中华之科学,开创智慧未来”)、把雄心壮志贯彻在发展历程中的公司,会甘于平庸吗?
敲定“华科创智”为公司名的喻东旭不会有这种想法,被称为国内阵容最豪华、科研能力最强的柔性新材料研究团队——华科创智科研团队也不愿意,从创立之初,他们要做的就是国产化、中国“智”造、世界领先。

曾经,中国为附加值低、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制造业交了高昂学费,在全球科技竞争越发激烈,外部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国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风险隐患更加凸出,麒麟芯片受限停产更为我国科技安全敲响了警钟,“硬科技”是拿钱买不来的,只有手握核心技术才是掌握话语权。
今天,华科创智汇聚全球顶尖材料学、化学专家学者,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孔雀团队”、院士工作站,基于自主研发、独创性、先进性、持续性的纳米银核心技术,在5G的到来、新基建的战略部署,以及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的飞速发展的风口上把握机遇、顺势而为,让显示终端更多地与众多垂直行业交互,将诸多设想中的智慧未来,变成触摸可及的现实。

 

华科创智六年,不断刷新着纳米银平均直径的同时,也在实现中国材料技术的超越。新时代、新材料、新产业,华科创智为深圳高质量发展作出自己的诠释,也是中国的科技创新事业历史性、跨越性发展最真实的写照。未来已来,华科创智还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词: